轉厝食暝

一件往事

很多年前的一天,一位久不联系的女孩在QQ上(那是一个仅有QQ的时代)给了我半首《鹊桥仙》:

疏煙淡日,青梅抹霧,巧笑戲爭佯鬥。共詩書唱對流連,那時節,陽春未透。

——写的是我们中学,甚至是小学时代的事。我喜欢“阳春未透”,写尽了青春期的混沌和酸涩。她说:“你填下阕吧。”我填的是:

東風折柳,紅塵驚夢,遠去西樓殘漏。昨宵又見海棠開,尚記否,綠肥紅瘦。

我本无诗才,又为写而写,当然乏善可陈。

在这个无聊的“阳春已透”,炎夏将近的日子,我想起了这件事,写下来,作为打发时间的素材。

而那位优秀的女孩已经是一个男人的妻子,一个孩子的母亲了。我们又已许久不曾联系。
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