轉厝食暝

杂感

      有阵子连续读了几个月的《金瓶梅》,三观尽毁, 觉得整个世界都是黑暗的。其间某一天,偶然听到《枉凝眉》曲,“一个是阆苑仙葩,一个是美玉无暇”的调子一起,刹那间感动得心驰神荡。

      曾听港大教授徐子东说:红楼梦里,大观园外的世界就是金瓶梅的世界。信哉斯言!

      但是,好在还有大观园,不是吗?

评论

热度(3)